想你们 扮美女与情敌网恋 吴越扮演小三被骂

新生开学前肾衰竭 “母校”师生捐款圆其大学梦 治疗期间,扬州大学老师(右)定期看望吴田(左)。   张运 摄   “各位同学,大家好!我叫吴田,既是大家的同班同学,也是你们的学长。”19日,扬州大学新生开学第一课上,该校水能学院建筑电气与智能化专业的课堂上来了一名特殊的新生。这个叫吴田的男孩,第一次走进大学课堂。和所有人不同的是,他的入学报到“迟到”了整整两年。吴田本是该校2014级新生,当年8月,在入学报到前夕,他却被诊断出末期肾衰竭。在他们最无助的时候,一群从未谋面的师生,却用两年的爱心接力,帮他铺就了一条“入学路”。 通讯员 张运周 书凡   扬子晚报记者 陈咏   晴天霹雳:大学新生被查出肾衰竭   2014年8月底,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,对于即将跨入大学校门的吴田来说,一切都显得格外美好。为了培养出他这个大学生,家里几乎拼尽全力。   然而,吴田一直觉得头晕,父亲吴兵发现孩子的脸逐渐肿了起来,赶紧去沭阳县中心医院检查。一张诊断书,让所有人都傻眼了――肾衰竭,血液肌酐含量超过1400,是正常值的10倍多。医生警告,如果不及时治疗,会有生命危险。吴兵急了,赶紧带着孩子前往南京检查,却得到了更严峻的答复。   “到南京的时候,田田的肌酐已经超过1600,医院建议最好去北京的大医院检查,当时我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。”吴兵说,“孩子得了这样的病,我觉得人生所有希望都消失了。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就不能耽误孩子的病情。”   吴兵一家三口连夜赶到北京。医院病房看护只限一人,宾馆住宿花销太大,为了省钱,吴兵睡在走廊或地下室,省吃俭用坚守着最后一丝希望。   生病的吴田也默默流泪。“还记得刚住院那会儿,医院通知脖颈处插管透析,刚插完,我伸手想让爸爸拉我起来,可是爸爸却把手放在我的手心,哭了,我知道,比起我身体上的疼痛,父母的心更痛。”吴田告诉记者。   雪中送炭:微信红包筹集23万善款   可喜的是,医院终于找到了肾源,但巨额的换肾费用,远远超出这个家庭的预想。“能借的都借了,可是手术费还是差了20余万元。”   思前想后,父子俩最终决定向从未谋面的“母校”求助。一份求救信,很快在扬州大学师生中流传开来。“父母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我像正常人一样上大学。现在因为病魔,我一个人躺在病房里,想你们,和那个从未谋面的幻想过无数次的大学……”   小吴的故事传进了校园。虽然素未谋面,但同窗连心。很快,扬大的师生们开始为小吴的病奔走起来,大家组织了各种义演、募捐,但资金缺口还是很大。   “我的红包有150元,请代转给吴田同学。”就在志愿者们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条捐赠者的微信红包让大家眼前一亮。能不能通过微信、微博等移动客户端设立一个求助账号,提倡通过手机支付的方式接受捐赠?这一想法立刻得到了大多数年轻人的支持。   师生们立刻通过微信、微博等设立了公众求助账号,第一天,就收到了总额4万元的“爱心红包”。   就这样,微信红包纷纷飞向了同一个方向。“手机不停地响,我也在不停地收红包。”筹款负责人包晶鑫告诉记者,为了让捐助更安全透明,他们每隔半天会通过网络平台公布募捐情况,并记录下详细的捐赠信息。  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,学校终于在吴田手术前,筹集了23万余元手术费用,在此后的近两年里,来自母校的各种关怀和帮助也不断地涌向吴田。今年5月份,吴田基本康复,在迟到两年之后,顺利入学,圆了自己和家人的“大学梦”。   感恩回报:   父亲开店 免费帮师生服务   “如果有幸能够熬过这一关,我一定努力学习,争取拿到奖学金,捐献出去,帮助更多的人。”吴田对记者说。   如今,虽然吴田已经顺利入学,但身体依然虚弱,居住的房间需要特定的灭菌环境。为方便照顾,父亲吴兵也搬到学校附近,和他一起居住。凭借着自己的开锁手艺,老吴开了一个锁具店。   “扬大师生免费开锁换锁。”这是吴兵在店门口特地挂起的牌匾上的文字。吴兵说:“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感恩。开店一方面是为了养家糊口,更重要的是找到机会感谢曾经帮助过我的人。”相关的主题文章: